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之八——传奇将军韩练成

时间:2020-07-29 16:26来源:大西北网 作者:刘凯 点击: 载入中...

编者按——

《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是由原兰州军区机关门诊部退休医生刘凯先生近期推出的系列回忆作品,独家授权鑫报、大西北网刊发。刘恺早年在原兰州军区从事保健工作,和老将军们有了大量接触的机会,他以一个医生的独特视

角,书写与老将军们接触过程中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语言简练质朴,文字情真意切,反映了老将军们不忘初心、永葆本色的伟大精神,读来让人倍感亲切,深受激励。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很强的教育意义。

 

  ■刘恺∥甘肃

  
  我噙着泪花看完了余丁导演、黄觉主演的32集电视剧《隐形将军》。这部电视剧以在历史上潜伏在国民党内部官衔最高的卧底——韩练成将军为原型,讲述了他在国民党内部潜伏30年,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传奇人生和风雨历程。该剧改编自韩练成之子韩兢的同名小说。
  
  我在兰州军区时,将军家在东教场军区大院东小院1号。那时,真不知道他有如此精彩的人生。

  
  传奇生涯
  
  韩练成,1909年2月5日出生,宁夏固原人,汉族。
  
  他出生于一个贫苦的牧民家庭。1920年海原地震,因家园被毁,迁到固原县城边上。在第五道城墙下的一个窑洞里开始了城市贫民的生活。
  
  12岁进私塾,一边念书,一边帮工。由于生性好动,曾拜师学武。
  
  1925年,16岁时参加西北军。曾任国民联军排长、连长,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营长、团长。
  
  1930年4月,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在河南展开中原大战。时任马鸿逵部64师独立团长的韩练成,危急关头率部为蒋介石解围救驾,被蒋介石特许为黄埔三期毕业生。因此,他成为国民党军中大名鼎鼎的“赏穿黄马褂”。身披“御批”光环的黄埔军校三期生韩练成,成了备受蒋校长器重的“嫡系学生”。
  
  在此后的岁月里,蒋介石念念不忘韩练成的“救驾”之功,屡屡提拔他。韩练成先后进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三期和国防研究院深造,毕业后历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高级参谋、第十六集团军一七师副师长兼五八旅旅长、第十六集团军参谋长、蒋介石侍从室高级参谋、参谋总长办公室参谋组长、第四十六军军长等职,授中将军衔。
  
  韩练成在国共两个阵营都是传奇式人物。
  
  他不仅救过蒋介石,深得老蒋信任,冯玉祥也在书中写道:“韩练成在北伐的时候,曾同我在一起共过患难的”。
  
  1942年,他第一次与周恩来单独见面,确定了与共产党的同志关系,开始了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的秘密工作。周恩来说他是“是一个没有办理过正式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他的行动是对党的最忠诚的誓言”。
  
  1949年1月下旬,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在西柏坡接见韩练成时,朱老总称赞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立了奇功!”毛主席更是说:“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哪!”
  
  所以,他被蒋经国称为在“总统身边隐藏时间最长的隐形将军”。
  
  直至1996年蒋纬国还说他“是隐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
  
  走近韩练成
  
  我认识韩练成将军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及第五届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1978年2月24日至3月8日)期间,当时我是兰州军区“两会”代表团随队医生。后来第五届人大及政协第五次会议(1982年11月24日至12月11日)期间,我又有幸随团工作,再次为将军服务。
  
  1978年,将军已是69岁的老人了。他个子有1米78的样子,但他腰板挺直,身骨硬朗,体态匀称,毫无老态。金丝边眼镜架在鼻梁上,彰显了他人生的睿智。着装整洁,走路特有军姿风范,是久而久之养成的功力。
  
  在这两次“两会期间”,我有幸与将军近距离接触。印象最深的是他那双擦得锃亮的松紧口三节头的黑皮鞋,总是一尘不染。
  
  我曾看到老人戴着一双线手套,低头弯腰,吃力而认真地擦皮鞋。我于心不忍,赶忙上前抢着帮他擦,但只抢到放在地上的那一只鞋,将军手中的鞋怎么也不放。那是双定制的全牛皮底的皮鞋(42码。
  
  我说:“首长,以后让我来替您擦吧!”可他说:“自己来!”
  
  后来,我想偷偷地去擦,但房间门老是锁着。
  
  我给赵重峰秘书说了此事。赵秘书专门给首长们说:“‘两会’不
  
  让带公务员。首长生活上的事,让我们年青人多做点吧!”
  
  为什么将军喜欢穿锃亮的黑皮鞋,每次皮鞋都要擦得很亮?是气质优雅还是场合重大,这是将军早年在蒋介石身边养成的特殊习惯,还是注重军人军姿的良好风范。
  
  韩将军有饭后散步的习惯,常是一人独来独往。他头脑清晰,思维敏捷,言语虽不多,但往往语出惊人。他的目光炯炯有神,洞察力极强,阅历丰富,沉淀厚实。在和他接触的过程中,我很少见他微笑,但他待人还是和蔼可亲的。
  
  老人的君子风范给我留下挥之不去的深刻记忆。

  
  用车
  
  “两会”期间,因为有北京医学院三附院的保驾护航,所以我在医疗上的事不多。我的任务主要是照顾首长的起居,负责派车(赵重峰、杨文润两位秘书负责首长的文件和发言稿)。在人民大会堂开大会时,我负责把首长们领到安排的座位上。散会时,在好几千代表中,我得尽快将首长们带到返程的大巴车上。可是,韩将军经常能比我更快地找到车的位置。
  
  大会会务组为兰州军区代表团配置了一辆上海牌骄车,师傅是一位中年人。每次首长们要用车,我得提前到会务组申请,说明“是谁用车及去的地方。”在我印象中,韩将军很少用车。
  
  有一天,将军告诉我:“我明晚饭后要用车,去京西宾馆(解放军人大代表居住地)。”
  
  “巧了,杨嘉瑞副司令也要用车。我是否可以陪你们一同去?先送您,陪杨副司令办完事再接您?”
  
  他点头:“行吧!”
  
  就这样,第二天我们三人同乘一辆车。他先上车坐在后排,杨副司令上车也坐在后排。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在路上,两位将军谈笑风生……我不敢插嘴,静静地聆听。
  
  羊坊店1号京西宾馆到了,他告诉我:“过一个小时来接我!”还说:“就在西楼这儿接!现在是7点40分。”
  
  我向杨副司令报告,韩将军让我8点40分来接他(我知道这是不允许说“左右”的)。
  
  他用朴实的陕西腔对我说:“赶紧!咱喀哩嘛嚓一办,就回来咧!”我笑着说:“没麻达!”
  
  买表
  
  “两会”期间友谊宾馆的商场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特供邮票、手表、糖果、酒类等在那物资紧缺的年代稀缺的东西——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
  
  我看着转着,意外地碰见韩练成将军也在商场。我问:“首长!您不买点什么?”他说:“我没有购买的任务,看看就行了,买个纪念首日封吧!”
  
  “我想买块上海坤表,回兰州就买不到了,还要表票呢!”
  
  “是给女朋友买的吧。”
  
  “我还没有女朋友。”
  
  “没有?你买个啥?”
  
  “‘两会’特供不要票。买上,攒着!上海坤表1块80元。”
  
  “唉,你看,这款挺好的。浪琴坤表,瑞士制造,质量不错!”
  
  “这表挺贵的,1块要164元。我担心坏了,还要拿到北京来修。兰州怕是修不了。”
  
  “这表不会坏的,兰州亨得利能修。”
  
  说着,请服务员取了一块上海表和一块浪琴表。
  
  他右手拿起上海表,放到右耳听;左手拿起浪琴表,放到左耳上,说:“滴答,滴答,机芯都走得好,瑞士表更好!”
  
  在首长的建议下,我给未知的女朋友买了贵重的礼品——瑞士浪琴牌坤表。实践证明,浪琴表的质量真不错,到现在还在走。
  
  将军的关心贴体,善解人意,让我深受感动。
  
  夜宵
  
  友谊宾馆的一楼餐厅,每晚9点至9点30分为委员、工作人员安排夜宵。我和赵秘书、杨秘书几乎每晚都去吃。
  
  吃完夜宵,他俩去为首长写发言稿,我就集中时间清洗首长换下来的衣服。唯独韩将军的衣服不让我洗,也不让我动他的东西。
  
  有一天,我给将军说:“一楼餐厅准备了夜宵,是否去看一下?”他说:“不去!有啥?”
  
  我回答:“有汤圆、馄饨、甜点、醪糟、酸奶……”
  
  他说:“有酸奶?那就活动一下吧!”
  
  于是,我和两位秘书就跟着首长一起去吃夜宵了。
  
  将军取了酒店酿制的一碗酸奶,还放了一勺糖,边吃边讲:“酸
  
  奶是纯牛奶经过乳酸菌发酵的,它起源于欧洲的保加利亚。”
  
  吃完酸奶,我要陪他回去。他谢绝了,说:“你们慢用!”
  
  这回,我这才知道牛奶还有酸的,吃的时候要放点糖,是发酵的,还是外国的食品。我们哪里见过酸奶呀!
  
  “咦!你怎么进来的?”
  
  每天晚上9点30分至10点是我巡诊的时间。我得到韩练成、袁克服、杨嘉瑞、张藩、谭开云等委员住的房间去转转,了解身体情况,量量血压。顺便问问需要办什么事,都记在小本里或是脑袋里,生怕忘了。首长交待的每一件事,都是大事,要落实,需汇报,不敢误事。
  
  有一次,我没敲门就走进韩将军的房间。首长正在洗澡,我刚坐在沙发上,首长洗完澡穿着纯棉睡衣出了卫生间。将军劈头就是一句问话:“咦!你怎么进来的?”一下子把我问蒙了,我立马站起来立正,不知该怎么回答。我忙打了个岔:“首长,该量血压了。”“不急,等身上干一点。坐吧,我好着呢!多照顾其它首长。”自此之后,凡进他的房间,我再也不敢直推而进了。
  
  “嘭-嘭!”他知道晚间这个时间来的就是我。
  
  “请进!”我看他几乎每天都冲冲澡,穿的是兰、白竖道相间的睡衣。
  
  我轻轻地说:“首长,量个血压吧!”
  
  有时他说:“今天还好,不必了!”
  
  我准备取他脱下来的衫衣、裤子去洗。他说:“自己来!”
  
  又是“自已来!”
  
  我年青,是为首长服务的工作人员,可在将军面前,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首长自律性很强,他并不严厉,但走近却难。他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忠诚
  
  我对韩练成将军充满了好奇。从相关资料上我查到:
  
  韩练成将军解放后历任第一、二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一、三、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兰州军管会副主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等职。1955年9月,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韩练成被授予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
  
  授衔前,周恩来总理曾征求过韩练成的意见:根据他的坎坷经历和条件、贡献,如果按起义的国民党军长对待,可以考虑授予上将军衔。但如按他的入党时间和当时的职务,只能授予中将军衔。
  
  韩练成明确表态:“和平建国,我就该功成身退了,还争什么上将、中将?何况,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是什么起义将领?再说,我干革命本来就不是为着功名利禄。”他坚持按自己入党时的职务、级别,接受中将军衔。他不只是没有接受按起义将领的授衔待遇,对发给他的按起义将领对待的奖金,也一次性地交了党费。
  
  韩练成将军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将军数十年深入龙潭虎穴,沉着冷静应对,从隐蔽战线一路走来……对他来说,每天都是新生活开始之日,也是危险随时来临之时。他分分秒秒为党工作,分分秒秒命悬一线。将军强大的心理防线,坚韧不拔的持久定力,让心理医生都难以解读,让我们钦佩不已!
  
  他用铿锵有力脚步书写着红色经典传奇故事,传递着丰富的精神内涵。追思他艰苦卓绝的奋斗精神,追思他以国为家,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若没有坚定的信仰,则不可能践行对党的最忠诚的誓言!他为忠诚而生,他为信仰而战!
  
  我敬畏将军,仰慕将军,他的风采让我念念不忘!
  
  真的,我十分敬重这位慈祥的老人――韩练成将军。
  
  作者简介:




  刘恺,男,1952年3月生,陕西华县人。中共党员,大专。知青,工人,牙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原兰州军区机关门诊部退休,二次荣立三等功,曾被兰州军区评为“优秀退休干部”。曾受聘于省民政厅“转变作风改善环境建设年”活动,任监督员。爱好文学,喜欢文字带来的快乐。







(责任编辑:张云文)
>相关新闻
  • 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之九——回忆吴华夺将军
  • “将军农民”甘祖昌:留下的唯一遗产是3枚勋章
  • 世界女将军各有传奇
  • 丁玲笔下的彭德怀
  • 哪位开国将军曾打得日本军官敬礼致谢?
  • 张自忠长孙:祖父从二等兵成为将军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