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之九——回忆吴华夺将军

时间:2020-07-29 16:32来源:大西北网 作者:刘恺 点击: 载入中...
编者按——


《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是由原兰州军区机关门诊部退休医生刘凯先生近期推出的系列回忆作品,独家授权鑫报、大西北网刊发。刘恺早年在原兰州军区从事保健工作,和老将军们有了大量接触的机会,他以一个医生的独特视

角,书写与老将军们接触过程中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语言简练质朴,文字情真意切,反映了老将军们不忘初心、永葆本色的伟大精神,读来让人倍感亲切,深受激励。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很强的教育意义。

  
  ■刘恺甘肃
  
  吴华夺将军爱兵如子,是我跟随他出差时,所感受到的。
  
  爱兵如子
  
  1977年国庆过后,吴华夺副司令员去陕西视察工作。军训部王加冰副部长、周财荣秘书、张参谋、警卫员小白和我有幸随同。
  
  吴华夺(1917年8月—1997年5月23日)河南省新县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0年加入共青团。1935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长征。兰州军区副司令员、顾问。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那天,集合时间是早饭后7点30分,是在军区司令部一号楼门前。
  
  吴副司令见到大家就说:“作战部气象处报告,今天天气不错,这就是出发的好兆头。”周秘书说:榆中许家台机场报告,可以按时起飞。首长说:出发。
  
  将军乘坐灰色的伏尔加轿车,车号辛字――0018,有鹿的标志,车外擦的光亮,车内干净整洁。是由司机屈新友驾驶,他是老兵,车技很好。
  
  将军让我和他同乘一辆车,他给我说:“行李放好。”我说:“放好了,行李、急救保健箱编号了。”将军和我在后排就座。
  
  周秘书等乘座的两辆北京212型紧随其后。
  
  榆中许家台机场距兰州市区46公里。车在行驶中,我看到将军一次点了2根中华牌香烟,我纳闷?他递给司机说:“小屈,提个精神。”新友好像习惯接受将军递来的烟,就边抽边开。将军总是以不同方式提醒行车安全。车行驶约1小时20分,我们到达场站。
  
  场站是兰州空军飞行团所在地。团长、政委在团部迎候,我们一行前往团部会议室,机组人员也在会议室,吴副司令同大家小叙片刻;问起部队建设,飞行训练,问些机组人员的身体可是飞行的本钱。
  
  一架伊尔―14机型的飞机停在停机坪上,这架登机的梯子离地面约2米高低。
  
  军区作战部调派作战值班飞机,执行此次任务。这架飞机是专机,机型小,限座12人,飞机前舱紧靠右侧窗户,摆放了一张1米X2米的单人床,还有一张小茶几,两侧靠茶几有座椅,中间有一道厚的挂帘。有两排靠机窗的座位,过道宽一点。机上没有空乘服务人员。
  
  站场的指挥塔台四周全是大玻璃。有一条飞机跑道宽45米,长1600米。停机坪可见安―24双发涡轮螺桨运输机、双翼安―2型训练机。
  
  9点40分,机组接到指挥塔台起飞的命令,飞机飞行的很平稳,飞行参谋及时报告,飞行高度,飞行时速,机内外温度。
  
  飞行高度4-5千米时,在六盘山脉上空遇到了较强气流,气流持续1分多钟,飞机有点巅簸。这时警卫员小白晕机了,呕吐起来了。那个年代塑料袋是稀罕货,机上有一个小铁皮水桶。首长十分关心,让我拿了那个铁皮桶,放到警卫员前面还说:“端上,吐吧,吐了就会舒服了。”其它人没有晕机,严密观察突发的情况。
  
  小白呕吐后,脸色苍白,我摸了他的脉博,解开他衫衣扣子,量了量血压,尚好。于是,我给他服了一片10mg的晕海宁,机舱内放置有个8磅的暖水瓶,没有一次性水杯。吴副司令是个玻璃丝编织外套的水杯(防烫)说:“喝吧,吃药就会好的。”我不敢接,但他递过来,总不能用首长的喝水杯。我说:“您是茶水。”他说:“噢,茶水?没得事。”我赶快用暖水瓶铝盖倒了水,让警卫员服了药。
  
  将军已不在床上睡了,对我说:“去,让小白趟一会。”我看得出小白是不敢在那张床上睡,他难受地说:“我能挺,能行。”首长说:“刘医生,你扶他过来,我坐一会。”我就对小白说:“听首长的话吧。”小白上了床,在床的边边,靠着休息了。
  
  吴副司令和王副部长谈笑风声地说起工作上的事了。
  
  将军爱兵如子的举动,让我们在机上的人深受感动。
  
  11点30分,飞机降落于临潼窑村机场,陕西省军区管理处的同志接机。首长在车上对我说:“你家是西安的,饭后,放假半天,晚上归队,向你父母问好。”“是!谢谢首长关心。”将军关怀体贴,善解人意让我充满感激之情。
  
  2019年夏天,将军的女儿吴慧大姐从深圳来到兰州,我俩忆起她父亲那些事,那情景,那眼神,那挥之不去的深刻记忆……
  
  大别山的咸菜
  
  吳华夺副司令家在兰州军区司令部一号区(兰州市后五泉新村9幢一2单元)是幢两层的小楼,进门右手边是警卫员室,客厅,厨房,儲藏间,卫生间,左手是楼梯。
  
  他家厨房外,屋檐下放有青一色的三只水缸,直径55厘米,高60厘米,水缸里有压菜石,上面盖着木制盖。缸里面腌制的雪里红、白菜、莲花菜、胡萝卜。厨房内靠墙跟摆着整齐坛子、罐子,里面腌制的洋姜、黄瓜、泡菜。将军还会腌制腊肉。我没有见过将军能炒俩下,听炊事员小余说:首长炒几个硬菜也很在行。能得到专业人仕这样的评价,将军级是不多见的。
  
  我们吃过他送的咸菜,听他讲起“大别山的咸菜”是绘声绘色,涛涛不绝,从热煱炒盐到腌制方法,从加压挤水到腌制时间。对食用盐的应用,他有较深的造诣,他说:“青海颗粒盐以珍珠盐最好,以颗粒像珍珠而得名。珍珠盐产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区,其盐似层状、透镜状或窝状而成为一大特产。盐纯度极高,其含量高达95%。”我听得出神入化,难怪他经常将他的杰作――“大别山的咸菜”,作为礼物分送于左邻右舍以及工作人员。
  
  训练有素
  
  一次巡诊时,在他家三分多的菜地遇见了正在劳作的将军,他已是花甲之年了。菜地种了辣椒、茄子、西红柿、番瓜、油菜,还有大葱等。他见我们过来,就歇歇。我看到他头戴草帽,身穿没有领章的军便服,脚蹬着一双高腰的解放鞋。
  
  “首长好!今年的菜种的不错,长势也很好。”“雨水不多,甘肃嘛,肥料跟上,就可以了。”
  
  在他家的菜地站着就聊了起来,说着说着,他掏起烟来,解开第三扣子,右手往里一伸,两根手指从容地夹出一盒瘪了的中华烟,烟好像放了好长时间了,是在里面国防绿背心的口袋里。左手拿着烟,右拇指、食指、中指一捋,然后点上。我好奇地说:“首长,烟都装瘪了。”他俏俏地用左手捂着嘴说给我听:“我抽烟的习惯是不好,难戒啊,烟放到家里,可孩子老偷我的烟抽,有时连盒也拿走了,我才不让他们抽。”“噢,原来是这样的。”他吸着烟兴致勃勃又给我们讲起“吴氏泡菜”,罗卜干、莲花菜、酸豇豆、高杆白。警卫员小白连忙递上水杯,劝他喝上几口后。还是那个动作,又点上了。
  
  他站那里纹絲不动,我们静静地聆听,他讲当年跟父亲学腌制功夫,他讲烟熏腊肉技巧,他讲自制香肠的密方。我们都有些站不住了,我说:“是否请小白搬个橙子来?”他说:“站得动,没得事。”将军站功如此厉害啊!几根烟下来,在菜地足足站了一个多小时,讲了一个多小时。
  
  原来,将军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站功了得,训练有素的身扳让人敬佩。将军曾在南京军事学院首任队列部部长,七次参加国庆阅兵式,他是将军方队的领队――总教头。队列口号喊的那才叫个绝呢!那才叫个响呢!难怪这么威武……
  
  我跟父亲当红军
  
  我在小学时就学过《我跟父亲当红军》的课文,将军就是这篇课文的作者,我带着深深地敬仰之情重温这篇课文。
  
  1928年春,河南省光山县柴山保一带的工农革命军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斗争,改造红枪会,创建了革命根据地。受革命思想熏陶和父亲言传身教影响,年仅12岁的吴华夺当了红军。在革命队伍中,他感受到党的温暖和宝贵的父爱。在得知父亲牺牲后,他化悲痛为力量,毅然沿着父亲的足迹继续前进。
  
  1956年,吴华夺将军把他的童年生活写成了《我跟父亲当红军》发表于《红旗飘飘》,国家教育部把这篇文章选入中小学课本,作为传统教材,并被译成英文,作为大学英语教材。他那充满传奇色彩的童年随着琅琅的读书声,传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我说:“首长,我是学习‘红旗飘飘’地故事长大的,听您父子红军故事成长的。”他说:“唉伊,是毛泽东思想的指引,是部队熔炉的锻炼。”将军高度的概括让我深刻诠释:共产党人在战火硝烟中用鲜血铸就的精神积淀,凝聚着艰辛奋斗的光辉历程。
  
  和将军在一起的时光里,我从未忘怀,是因刻的实在太深太深。他那种自带光芒的品质,总在鼓舞着我。

      2020年7月13日
  

作者简介:




  刘恺,男,1952年3月生,陕西华县人。中共党员,大专。知青,工人,牙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原兰州军区机关门诊部退休,二次荣立三等功,曾被兰州军区评为“优秀退休干部”。曾受聘于省民政厅“转变作风改善环境建设年”活动,任监督员。爱好文学,喜欢文字带来的快乐。










 

  
  
(责任编辑:张云文)
>相关新闻
  • 黎原将军青海高原行记
  • 一个医生眼中的将军系列之八——传奇将军韩练成
  • “将军农民”甘祖昌:留下的唯一遗产是3枚勋章
  • 世界女将军各有传奇
  • 丁玲笔下的彭德怀
  • 哪位开国将军曾打得日本军官敬礼致谢?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网站简介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陇ICP备08000781号  Powered by 大西北网络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4 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